青岛西海岸新闻网    今日  首页     
  文章搜索
  当前位置:新黄岛20180112期 >> 第A7版:逸文
自碎枷锁 逍遥山水
    人生是带枷灵魂的跪行,这具枷锁遮蔽慧眼,堵塞灵耳,延缓感知,形似外锁,实为心枷。不碎厚重心枷,难见良辰美景。
  东山魁夷说过,“风景是人的心中所愿。”不得意的摄影家无疑是被相机束缚了眼睛,但若无心魔,怎能行异?一种急切邀功的浮华虚荣感占据了他的内心。幸好,他阴差阳错自碎枷锁,因此惠风舒畅,山水自来。
  掬一捧月色,凝成暗夜菊香,引两袖清风,拂清南山曙光;草锄荷月,洒亮斗米昏浊;薄衣沾露,独赏落英如瀑。东坡荒杂,缘何引退?笑带枷者匆匆于泥泞也,他于满朝文武的口诛笔伐之中,舞一曲对荣华富贵的洒脱自然。大雨穿林打叶,不染竹杖芒鞋,冷风寒枝谁栖,自在寂寞沙洲。一化文豪,怎能为浮名所枷?身为词圣,自应当逍遥山水,归去来兮。小荷尖尖,风来时已是涟漪满;寻觅桃源,花影重重,水漾后仅有孤舟悬。
  梨花舞月,落地为尘,自意念深幽里,倾听风过溪口碑刻的心跳。那不再是“遗民几度垂垂老,游女长歌缓缓归”的苏氏心境,而是那“桑蚕老去应无憾,要见天孙强多锦成”的时家心声。“学习古典诗词,最大的好处就是让我们的心灵不死。”叶嘉莹说到做到。她站在那里,就是对古典诗歌的最好诠释。即使仅是坐在她面前,你都能感受到她身躯里岁月和文明激荡的回响,那是一种可以打碎重重枷锁,释放出自己不死心灵的力量,不向人间怨不平,相期浴火凤凰生。难以想象,那弱小的身躯竟能憾天动地;难以置信,那优雅的举止也能招致开光。是自由无畏的内心带给她“九畹兰滋,乐做诗词传灯人”的赞誉,是绝美含蓄的诗词带她到“醉卧高山清涧,与琴弦碧月对酌”的山水之间。
  心枷永远锁不住涛声漫卷的云端,编钟敲击的渔樵问答,在碧波竹林,月下雪谷,我们以千峰为盏,万溪作酿,用月光穿空邀盏,那白发的先生,诗词的女儿,那一杯呼吸之间的距离,源自耸矗朦胧的山之巅,去往浩淼迷离的水之源。
  自碎枷锁之日,重见山水之时。 (胶南一中)胡艺凡
更多>>  新黄岛近期报纸查看
 
 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
·自碎枷锁 逍遥山水
  本文所在版面
【第 A7 版:逸文】

©版权所有 新黄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