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岛西海岸新闻网    今日  首页     
  文章搜索
  当前位置:新黄岛20180112期 >> 第A7版:逸文
冬天的夜
    礼拜天,陪娘的工作人员小马妹妹休班回家了。姐姐家的外甥女与我住在一个小区,娘为此参加了聚餐活动。儿子也从青岛回来,妻儿将娘留在我们新楼房里住了下来。
  娘今年八十一岁,年轻时记忆特好,七十五岁时因父亲的去世受到了打击,逐渐因小脑萎缩而形成痴呆。我一直与娘生活在一起,可娘不愿出来住楼,于是一直住在老家并由马妹妹全天陪伴。因此,娘的好多饮食起居我这个当儿子的也不尽全知。
  娘在新居住不下,却愿意与孙子孙女共享天伦之乐。晚上我参加了电影《娘的梦》的看片活动,想到了一家老小的团聚,于是没喝酒早早回了家。妻子很贤惠,陪娘喝了一点小酒,我回家时妻儿正陪娘看电视,能看得出娘有点坐立不安。
  妻子由于一天的工作加上喝了点酒,很快睡着了。两个孩子都争着要与奶奶一个床睡觉。自己的娘我了解,因肠胃不好,娘的口腔有异味,孩子们的争不是出自本意而是良心。于是我提议让娘自己在最大的明间床上,我们把外门锁好别让娘夜里起来乱走。孩子们各自睡觉去了,我想了想仍怕娘不适应新的环境,于是悄悄把娘的房门打开,自己拿着一床被子躺在中间的客厅沙发上,客厅连带着卧室的几个房间,只要娘出来我就能看到。
  晚上十点多了,娘仍在辗转翻身。“娘,你睡吧!我在客厅。”娘听到我的话应了一声,安静了一会。我迷糊一下又听到了娘的起床声,“娘,您快睡吧!”“嗯!”朦胧中,我听到了娘的呼吸声。“这是谁在这里?你是谁?”娘摸着走过来,对着在客厅沙发上的我发出疑问,同时一阵异味扫了过来。“啊?”我吓了一跳:“娘,是我。您不是知道吗?”我爬了起来,“真愁人!走,我陪您睡。”我面对着无法入睡的娘无可奈何。“那感情好!”娘很乐意我到她的床上陪她睡觉。
  我看了一下表,夜十二点十分,五十岁的我陪着八十一岁的娘回到了床上。不知为什么,我隐隐约约有幸福的感觉。若娘不是痴呆,我能像回到童年一样,让娘领着睡觉吗?我迷糊着,分明听到娘没有睡,依稀还有种要搂我睡的感觉。
  朦胧中我听到了娘又起床的声音,“你是谁?我儿子吗?”娘的声音有惊奇的质疑。“娘,是我,快睡吧!”估计时间已是凌晨一点半。“啊,是你啊,快睡吧!”我应着,感觉到了娘口腔异味的难闻。睡意中我感觉到了娘的手在抚摸我的头,这是久违的感觉,轻轻地抚,慢慢地摸,“娘,您快睡吧!”我翻了下身子并把枕头往下扯了下。“哎!你整天喝那么多酒,准是又喝醉了,要不怎么能睡到我的床上来?”娘嘟囔着。
  我哭笑不得,但我内心深处充满着幸福,并为我偶尔的抱怨而自责。此刻,我体会到了伟大的母爱与娘心灵深处的牵挂。五十岁的我在用良心照顾着娘,而娘天性的母爱,痴呆了,糊涂了,仍心中有对儿子的牵挂,有娘真好!我躺在娘的身边像个孩子,我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,我愿时光永远停留,让我永远是一个快乐的孩子,能让娘搂着躺在一个床上;我愿时光就这样停留,让我静心做一个孩子,能让娘再这样领我几十年;我愿时光就这样停留,让我的儿子看着另外一个儿子;我愿时光就这样停留,让我的家庭就这样温馨幸福。
  透过南窗我分明看到了远处的东方,有娘真好,我提醒自己愿像对待孩子一样耐心地对待老人!太阳已露出了微红的光晕。娘的眼睛里有依依不舍,我的心在这冬夜里感到惆怅与温暖,冬天的夜漫长而难忘。(青岛吉利达房地产有限公司)徐全启
更多>>  新黄岛近期报纸查看
 
 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
·冬天的夜
  本文所在版面
【第 A7 版:逸文】

©版权所有 新黄岛